<menuitem id="9vk9c"><b id="9vk9c"></b></menuitem>

<u id="9vk9c"><small id="9vk9c"></small></u>
<video id="9vk9c"><mark id="9vk9c"></mark></video>

  • <rp id="9vk9c"></rp>
    <u id="9vk9c"><dl id="9vk9c"></dl></u>
    1. <small id="9vk9c"><kbd id="9vk9c"></kbd></small>

      1. <sub id="9vk9c"></sub><small id="9vk9c"></small>

        信任與驗證:即將到來的區塊鏈革命

        作者 :    發布 : 2017-10-26 17:17:14   閱讀 : 311次   標簽 : 行業熱訊.


            


        編者按:本文作者Kevin Maney是一名科技專欄作者,暢銷書作家。

        來源:36  注:本文譯者Raingy Yang 

        今天的區塊鏈可能就像1993年的互聯網一樣:十年后你會想知道,如果沒有它,社會會怎樣運轉,盡管現在我們大多數人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。 

        一些吸引人的區塊鏈目前已經露出端倪,比如,某個公司能讓任意一個人扮演銀行出納員的角色,而另一人能告訴你某顆特定鉆石的歷任主人——這是一個簡單的方法,能確保你戴的戒指沒有被用于資助塞拉利昂內戰。當然,其他區塊鏈概念將來還會挑戰UberFacebook 

        區塊鏈是數字貨幣比特幣背后的技術。這是一種超級復雜的分布式核算技術,能將記錄保存在成千上萬,甚至上百萬臺獨立電腦中,這些電腦又能協同工作,沒有單一實體掌控它們。如果說互聯網是由將軍指揮的軍隊(亞馬遜將軍,谷歌將軍),那么區塊鏈更像是螞蟻的殖民地,每只都為集體利益工作。區塊鏈的宏偉目標遠遠超過了比特幣,就像互聯網的目標大大超越了CompuServe一樣。

        1993年的時候,幾乎沒人聽過互聯網這個詞。Al Gore等人還在宣講即將到來的信息高速路;一群學生在偏僻的地方(比如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)制作最初的不穩定的瀏覽器。此時離雅虎成立還有兩年;沒人預見到FacebookMatch.comWikiLeaks或者寵物視頻的出現;馬克?扎克伯格才9歲。 

        想想那之后十年發生的科技爆發與瓦解,想想我們的生活方式是怎樣被互聯網徹底改變的。Don Tapscott80年代開始寫書,向高科技公司提建議。所以設想一下,當他說區塊鏈是下一個互聯網時意味著什么? 

        的確,Tapscott有一本新書待售——他與Alex Tapscott合著的《區塊鏈革命》(Blockchain Revolution),但這種觀點如今已經很常見了。Barry Silbert是比特幣早期的頂級玩家之一,去年他創辦了Digital Currency Group公司,這樣就能向他認為會顛覆全球金融體系的公司投資了。2016年第一季度,風險投資公司向區塊鏈創業公司注入了1.6億美元資金,而前一季度為2600萬美元。這一季度,區塊鏈一詞的谷歌搜索量上漲了32%。很明顯,有什么事正在發生。

        比特幣是一個有趣的早期應用,它可能會有,也可能不會有分支。然而更重要的是,區塊鏈第一次讓我們有可能使網絡上的東西只有一份真實數據備份。這就是為什么成為了這項技術的出發點。當你拍攝寵物視頻時,你想讓盡可能多的人來復制轉發。而當你造錢時,你最好能確認一個人將錢轉給下個人的時間,并且提供錢的一方不能留有備份。

        隨著區塊鏈的發展,我們將不再利用互聯網將信息和內容放到網上,而是使用一套將信任與驗證基本自動化的系統——系統做的是那些我們現在依賴會計、銀行、律師和政府機關來做的事。區塊鏈上的所有東西(錢、證書、人)都是真實的,全世界的人都承認它的價值。 

        更棒的是,因為區塊鏈上的所有東西都是數字化的,所以都是可編程的。人們可以對貨幣進行編程,記錄所有使用過它的人。基于軟件的合同能知道一份工作是否完成,并且自動付款,無需任何中間人。區塊鏈上的歌曲能在播放之前要求你先付費,越過iTunesSpotify將錢轉給藝術家。 

        我們開始見識到區塊鏈的實際應用。Silbert向我講述了Everledge的情況——它能將鉆石放在區塊鏈上。首先,Everledger的軟件通過測量成品鉆石上40個點的數據來生成一個數字指紋。沒有兩顆鉆石是完全一樣的。從那一刻起,關于一枚鉆石的經歷,區塊鏈上就有了其不可更改的記錄。如果你無法追蹤到一枚鉆石的合法來源,那么就可以假定那是一枚血鉆或者是偷來的。 

        Tapscot還提到了Abra,它能改變全球范圍內現金轉入個人賬戶的方式。和Uber使用的方法相同,一端是注冊成為虛擬銀行出納員的人,另一端是用戶——一名身處美國,想要匯錢給他在菲律賓的母親的移民。用戶可以拉起一個像地圖一樣的app來尋找最近的出納員,雙方達成一致。用戶將錢轉給出納員,出納員使用他/她的賬戶將這些錢轉入Abra基于區塊鏈的系統。而在菲律賓,用戶的母親用類似方法找到一名出納員,他會把這些錢轉為當地貨幣交給用戶母親。 

        整個過程都不會通過銀行,花費只是銀行收取這類轉賬手續費的一小部分,而且能夠立即完成交易,不需要等待10個工作日。 

        當然,更多的改變即將到來。正如Tapscott所說,區塊鏈版本的Uber基本可以由司機自行管理——聯系、認證車輛和司機,自動收取、拆分費用,不通過Uber,司機也無需向其繳納高額費用。如果這種系統真的出現了,很容易想象到Uber司機叛變的場景。 

        Tapscott還說,甚至是Facebook也會受到挑戰。Facebook的真正價值在于它收集的我們每個人的信息,這些信息是我們免費提供給Facebook的。區塊鏈技術能讓我們所有人都參與到社交網絡中進行交流,不過我們的個人信息是保存在某種數字加密箱里的。如果Facebook想得到我們的資料,它必須向我們購買。這會毀了Facebook,就像突然讓農民為所有照在他的農作物上的陽光付費一樣,農民的商業模式會被摧垮。 

        現在還很難把握區塊鏈可能帶來的影響。不過很快,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就不必為了要理解這項技術而頭疼,正如互聯網盛行時,不是我們所有人都非得知道TCP/IPHTML一樣。隨著區塊鏈應用程序的出現,我們會直接使用它。

        就在那里,是一個9歲的孩子,他會搭上區塊鏈創造的機遇,成為下一個穿著連帽衫的億萬富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
        【上一篇】: 區塊鏈:“火熱”技術帶來的信任

        【下一篇】:董明珠:企業要勇敢納稅 精準扶貧不是送錢那么簡單

        相關文章:

        天天黄色视频